红线 访谈(Kindai 200812P032)

​​——《红线(赤い糸)》初回盘封面上系着红线的小拇指伸出来的那个图案,是被要求这么画的吗?

“不是。总是让我‘自由发挥’呢。这次也是,被问到‘要画吗’的时候,在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来的关于《红线》的图案就是它。不如说能想到的只有它。我认为这次并不是心酱(《天空(そら)》)和《Make my day》那种一下子使用很多颜色的感觉。在听唱这首歌的时候,浮现出的虽然是不同的画面,但画出来的话,我觉得那个图案就是最好的。”

——说起红线,总有一种与命中注定之人约定相会的印象在里面。gakki有过那种命运中的相遇之类的经历吗?

“比如说出演影视剧的时候,我经常会觉得,能和这么多优秀的人相遇一定是上天的眷顾,我们应该是被什么力量冥冥中拉到一起的吧。不是有句话说‘物以类聚、人以群分’吗。所以觉得大家一定能很好地相处。宿命是无法改变的,但命运根据自己选择的不同会有无限可能。自己做出改变的话,遇到的人和事都会变得不同。所以命运如何还要看自己。”

——翻唱可苦可乐的《红线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命运吧?

“以前我看过可苦可乐在演唱会上唱这首歌的样子。当时歌名是什么也不知道,之前对这首歌也没什么深刻的印象,但听完后,我就对助理说‘真是首好歌’。从那之后再也没听过。这次准备翻唱的时候,我一读《红线》的歌词,‘啊嘞?’再一听曲子,‘啊,是那首歌啊’,一下就想起来了。所以,这算……命运吧?(笑)”

——这肯定是你第一次唱别人的歌吧。

“在卡拉OK倒是经常会唱别人的歌……”

——卡拉OK可以自由发挥啊。

“是啊,自由自在,自己开心就行了。但是这次歌曲的生身父母都在,而且要作为自己的歌面世,确实有压力。而且我听说可苦可乐的《红线》没有出过CD,是只在现场演唱的重要曲目,让我来唱……可苦可乐真的觉得可以吗?有很多类似的不安(笑)。但是他们在亲手给我的信里说对我的演唱很期待,写着‘请开心地唱,这就足够了’,让我松了一口气。”

——《红线》是以男人视角写的歌,这点也很不好办吧?

“确实苦恼过,是不是应该用男人的感觉来唱?或者不用男人、用女人的想法来唱行不行?但工作人员提议,‘用讲述故事的第三方的角度来唱怎么样?’于是我就以一种俯瞰全貌的心情唱完了这首歌。”

——要是以这种心情听这首歌的话怎么样呢?

“歌词真的很直白,一点也不抽象,让我很容易就能想象出来画面,我觉得观众们如果也能开心地聆听这个纯粹的爱情故事就好了。”

——最后问几个与《红线》歌名相关问题。“红色”是你内心里存在的颜色吗?

“基本没有呢。但跟过去比可能还是多一点点啦”

——“红色的____”里填入的词语会是什么?

“果然还是‘热情’吧。因为那是我缺乏的东西(笑),虽然跟过去比多了那么一点点”

(图源by zlynny / 翻译by琴妹)​​​​

@新垣结衣粮食屋

发表评论